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剑气带着威慑人心的杀意,直直的朝她迫近,小澄子都觉得自己躲不掉了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迹,临渊一侧身,剑气击在他腰间,她甚至能听到他的闷哼声。

    一个刚认识的人替她挡下危险,小澄子愣住了。

    生生地受了一道剑气,临渊的动作显然迟缓许多。

    身后的剑气细密得跟流星似的,化作一道道白光朝他袭来。

    临渊负伤在身,迅速本就慢了下来,于是又挨了两道剑气。

    小澄子犹豫了一下,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小瓶子,虽然他是天道的儿子,可他人并不坏,之前就帮过她,现在还替她挡下剑气,小澄子也不想他落入敌手。

    她将小瓶子高高举起,“这是我爷爷给的疗伤圣药,你快服了吧!”

    临渊没接她的丹药,“此物贵重,你留着危急时刻用吧!”

    小澄子道:“现在就是危险时刻!爷爷说身外之物在性命面前,都不值一提!”

    软萌的声音中透着不容拒绝的坚定,让临渊的态度软了下来,“好,那我收下了!”

    临渊损失了很多东西才从东通域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以为回到中宁域就安全了,没想到南罗宗的人竟然追到了中宁域。

    他服下小澄子给的丹药,果然是小造化丹,入口即化,化作一丝暖流瞬间充盈了全身,身上的伤势以极速在好转,不愧是疗伤圣药,果真不同凡响,可惜沈家未得到上古传承。

    为防止他们攻击小澄子,临渊在小澄子身上多覆了一层防御罩,将她紧紧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身后的剑气越发密集,南罗宗的人虽未追到临渊,可他们的神识一直追随着他。

    之前见临渊带着一个小孩,他们才会将目标移向小澄子,果不其然,临渊替她挡了剑气。

    眼看着临渊受伤,速度慢了下来,即将落到他们手里。

    可这该死的小孩竟然在关键时刻给了他一颗小造化丹!

    南罗宗领头的修士名为残阳真人,残阳真人道:“沈家没有得到上古传承!那小孩定是哪个依附沈家的二流、三流门派的弟子,你们继续攻击他,那个小孩交给本座处置!”

    同行之人立刻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“是,师兄!”

    残阳真人目光阴鸷,神识化作利刃,一出手便攻击小澄子的识海。

    小澄子目光一闪,呵,真是人傻胆大啊!

    元婴修士到了她的识海都要迷路,一个金丹修士竟敢攻击她的识海?

    小澄子调动生命本源,见到这道陌生的神识,它开心地扑上去。

    残阳真人惊恐地发现神识刚进入小澄子的识海,就跟他失联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便传来一股尖锐的刺痛,他的神识突然不受控制都被吸了过去,再被恶意截断。神识重伤,残阳真人猛然间喷出一口鲜血,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,身子剧烈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他身旁的另一位金丹后期,名为烈阳真人。

    烈阳真人眼见残阳真人站不直身子,立即出手相扶,面上露出一丝慌乱,残阳真人实力比他强,可突然在他身边受了重伤,他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这未必太可怕了吧?

    “师兄,你怎么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